空回一世

王俊凯王源好好长大。

哥哥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似少年

酒酒新文让我有种重回2015的感觉
QAQ你终于回来了 我初见的799

刷个微博 随便点开个营销号下面都是一堆 易烊千玺
每次看到我真是要吐了 呕熏 能不能不要一天天跟疯狗一样 辣眼睛 不是我说yyqx本人好感度就是被这一群疯狗一样的粉丝败坏的 真的是天天挂在热门上超级恶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生活还是很好的😊

《要我的小心心么》[短完]

怎么肥四 怎么这么可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能评论只好转发叻

慕川霖:

1.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王俊凯一脸的生无可恋,满脸严肃地望着正盘腿坐在自己床上的少年。而后者正捧着一包烧烤味的薯片咔嚓咔嚓吃得开心。


 


“不是都说过三次了嘛,我叫王源啊。”少年眨了眨杏眼,表情无辜得很,“来自距离地球4.67光年的丘比特星球。”他抬手抹了抹嘴边的薯片渣滓,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像是小电风扇一样的东西晃了晃,“但是我的飞行器突然没有电了,现在是晚上,又没有太阳能可以充,我总不能掉下去吧?看到你开着窗,我就跳进来了。”


 


王俊凯的脸越来越黑,因为他觉得他面前的这个人正在企图用类似于哆啦A梦的套路说服他,这无异于间接否定他的智商和情商。


 


“你不要不相信,我说的可都是真的!”王源嘟起了嘴巴,“怪我咯,谁让你不关窗户的,你不关就说明你不怕别人爬进来。”


 


王俊凯扶额:“我家住在二十七楼,有人能爬得进来么?你当人人都是蜘蛛侠么?”


 


王源没说话,望着王俊凯出了几秒钟的神,星星一样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他狡黠地笑,冲着王俊凯挑了挑眉:“诶,要我的小心心么?”


 


王俊凯:“……你想要命么。”


 


 


2.


 


王俊凯在王源大手一挥让苹果和牛奶的感情升温、没有使用榨汁机就融成了一杯苹果牛奶以后,终于咬着牙勉强接受了他是一个外星人的设定。


 


“我们的国民里有百分之五十是试管婴儿,我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由国家统一培养,从事于恋爱配对及其相关事宜,职业代号都是丘比特,专门为宇宙间各个星球上的人类服务。”王源把那杯苹果牛奶一饮而尽,咂了咂嘴继续摇头晃脑地说道,“我平时成绩挺好的,就是有一门课总是挂科。这门课还挺重要的,国家为了提高它的平均成绩,每年都会把这门课挂科的人全部流放到地球来深造几天,说是来实际感受一下日后的工作环境,收集一些有助于课程学习的资料与信息。”


 


王俊凯抿了抿嘴唇,干巴巴地插话问道:“你哪门课总是挂科?”


 


王源咧嘴一笑,露出圆润整齐的小兔牙:“接吻理论学。”


 


说完这一句,他一拍脑门,从领口掏出了一条串着樱花色心形吊坠的项链:“喏,我刚才说的小心心,是这个。”


 


“这是……干嘛用的。”王俊凯嘴角抽搐了两下。


 


“这是我的小心心,我平时都把学习资料储存在这里面。”王源宝贝似的摸了摸吊坠,又一次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也又一次地挑了挑眉,“诶,你有女朋友么?”


 


“没有。”王俊凯声音平淡,拿过王源手里的牛奶杯起身去洗。他是处女座,而他的专属牛奶杯竟然被一只小丘比特给碰了,这简直不能忍。


 


但是……刚刚王源把粉红色的小嘴巴抿在他的杯口时,他竟然没有想要夺回杯子的冲动,盯着盯着还莫名其妙地觉得这小丘比特的嘴唇挺好看的。


 


他觉得自己需要去洗杯子冷静一下。


 


王源也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进了厨房。今晚王俊凯的父母有应酬,所以到现在还没回来。路过客厅时王源瞥见了墙上挂着的结婚照,笑嘻嘻地夸个不停。


 


“你爸挺帅的呀,诶你妈也好美啊。”


“啧啧,基因真好,怪不得把你生得这么好看。”


“你这桃花眼应该是像你妈……嘴巴……”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王俊凯一记眼刀给怼得服服帖帖,噤了声乖乖地趴在吧台上看他洗杯子。


 


然而他安静不过半分钟。


 


“那个……王俊凯,”他笑得像一朵小花,指了指自己的项链,“你可不可以戴上它,然后去耍个朋友接个吻呀?这样我就能搜集到学习资料了,比如你们接吻时的心跳啊,表情神态啊,动作啊什么的。”他把小脑袋向前凑了凑,讨好地笑,“求你了,要我的小心心好么。”


 


王俊凯咬牙切齿:“……求你了,要命好么。”


 


3.


 


王俊凯和父母说王源是他的同学,在家里借住几天。凯爸凯妈都是和善的人,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于是当晚王源就堂而皇之地睡在了王俊凯的床上。


 


“你能不能……不要挤我。”


 


王俊凯半个身子躺在床沿外,拼命地控制住自己不把正以“大”字形躺在他身边的王源拎起来吊打。


 


“你这床本来就不大,你还总要和我保持距离,”王源的声音懒懒的,“你说怪谁吧。”


 


王俊凯一时之间没有找到合适的说辞去反驳,沉默着吃了个瘪,心一横,翻身揽住了王源。


 


“这就对了嘛。”王源一点都不惊慌,也转过身来抱住了他,小脑袋在他胸前轻轻拱了拱,“这样睡才宽敞,还温暖。”


 


“闭嘴,睡觉。”王俊凯总有一种被调戏了的感觉,不由得恼羞成怒,像一只被撩得炸毛的猫。


 


王源偷偷撇了撇嘴,哼唧了一声。


 


过了几秒钟,王俊凯的耳朵里传入了一个又轻又小的问句:“你真的确定不要我的小心心么?”


 


“……不要!”


“机不可失哦。”


“再说下去我就把你从二十七楼丢下去。”


“噫,你这人好凶哦。”


 


4.


 


第二天中午刚一放学王俊凯就在班级门口看到了等候多时的王源。


 


“我在地球人生地不熟的……”他压低声音快步跟上走在前面的王俊凯,“只认识你一个,你就帮帮我嘛。”


 


王俊凯停下脚步扭过头来看向他:“除了帮你搜集资料,其他的都可以。”


 


王源为难地眨了眨眼睛:“可是我只有这一个任务需要帮忙……”他挠了挠头,“我今天上午也没闲着,帮你物色了一个好的恋爱对象。”他咬着嘴唇傻笑了几声,悄悄摸摸地指了指楼下的一个行走中的身影,“那个小姐姐和你的好看程度很匹配,而且我计算了她对你的心动值,还蛮高的哦~”


 


王俊凯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呵,那不是上周向他告白被拒的隔壁班班花张可可嘛。


 


“我不喜欢她。”王俊凯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自顾自地继续向前走,“而且我很快就要高三了,并不打算谈无聊的恋爱。”


 


“恋爱才不无聊呢!”王源嘟囔着反驳,“恋爱可是青春的终极奥义!”他抬手捏了捏胸前的心形项坠,丧气地垂下了小脑袋,“你这人真难伺候,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嘛。”


 


“我不喜欢女生。”王俊凯再次停住脚步,云淡风轻道,“所以选择女生的类型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什么?What?你说啥?”


“选择女生的类型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不是不是!前一句!”


“……我不喜欢女生。”


 


在确定自己没听错以后,王源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那你真的好棒棒哦,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么。”


 


王俊凯皮笑肉不笑地看向他:“好啊。”


 


“那你得先要了我的小心心。”


“……是不是非要等到我动手你才相信我文武双全?”


 


5.


 


好不容易熬到了可以睡懒觉的周末,连凯妈都没舍得喊王俊凯起床,王源却毫不客气地掀开了他的被子。


 


并且趴在他耳边唱起了歌来。


 


“起来~不愿做单身的人们~把我们的周末~用来寻找接吻的人~”


 


王俊凯被他吵得快崩溃,一骨碌坐起身来,垮着脸去洗漱,然后坐在床边困得发起呆来。


 


这几晚他都是和王源相拥而眠的,所以睡得一点都不好。但不是因为抱着王源睡觉姿势不舒服,相反的,抱着温软的王源睡觉相当舒服。只是他发现自己有些心猿意马。


 


王源软软的小小的暖暖的香香的,睡着了以后乖乖的……简直要了他的命。


 


“王俊凯,”王源打断了他的脑内活动,“这两天我又帮你物色了几个好的对象。匹配度最高的……我觉得楼上那个学画画的小哥哥还不错,你看可以么。”


 


王俊凯抬眼看了看他,摇了摇头,没吭声。


 


王源急得跺起脚来,薄荷音里满是可怜巴巴的调子。他把自己的项链摘下来递到王俊凯的面前,嘴角委屈得不断向下:“你就帮帮我好不好嘛,你就戴上我的小心心去接个吻嘛,很简单的呀……”


 


王俊凯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刘海:“烦死了。”


 


王源闻声更加委屈了,盯着自己的脚尖垂下了小脑袋,吸了吸鼻子嗫嚅道:“对不起……别凶我。”


 


王俊凯似乎是更加烦躁了。他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扯过王源手中的项链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王源眼睛里的悲伤霎时就一扫而空,像油灯一样咻的一下被点亮了。


 


然而就在下一秒,王俊凯扣住他的后脑勺,低下头亲上了他的嘴巴。


 


6.


 


王源红着脸坐在书桌前检索心形项链刚刚搜集到的信息,王俊凯则是一脸郁闷地仰躺在床上,宛若一具丧尸。


 


真的是够郁闷的了。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吻了王源,结果那小丘比特在意的竟然不是他为什么吻他,而是他们接吻的时候项链搜集到了什么信息。


 


“王俊凯……”王源小声地唤他,声音怯怯的,“我发现你刚刚的心跳好快喔,而且你对我的心动值超级高诶。”


 


王俊凯用手肘挡住了脸,觉得自己已经丢人丢到太平洋东岸胜利女神像的顶端了。就在他羞愧难当到想要一死了之时,王源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他的脸。


 


“别不理我呀,这没什么的。”王源说得一本正经,“你可能只是喜欢上我了而已。”


 


哈麻批!什么叫只是喜欢上你了!还而已!而已你香蕉个大西瓜!


 


王俊凯怒火中烧,却还是忍耐着没吭声。


 


这时王源又接着说道:“而且吧,我的心跳和你的差不多快,我对你的心动值和你对我的也差不多高。”他皱了皱鼻子,“这可就难办了。”


 


7.


 


王俊凯以为,既然王源也对他有意思,他们两个之间就可以轰轰烈烈地展开一段星际恋情了。


 


结果第二天他一睁开眼睛就发现王源不见了。


 


不在他怀里,不在洗漱间用牙膏在镜子上写他的英文名字“Roy”,也不在冰箱前偷偷吃东西。王俊凯满屋子找了一圈才发现桌子上摆着一张字条。


 


上面只写了两句话。


 


【小伙伴突然叫我回丘比特星球】


【我不会回来】


 


他知道王源的那个飞行器早就充满电了,还寻思着找机会偷偷给他扔掉,这样他就回不去了。


 


然而现在呢?真的就这么回去了?在搅乱了他的一江春水以后一声不响地走掉了?还说不会回来?这算什么?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么?


 


王俊凯拿起压在纸条上的笔,怒气冲冲地想把字条上那两行恼人的字迹划掉,却发现王源用完了这支笔的最后一点墨水。


 


他把笔用力地丢进了脚边的垃圾篓。


 


“走就走呗,还把我的笔给用得没墨了。”他盯着那张字条,目光越来越黯淡,最后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还有老子的初吻,也他妈的没了。”


 


8.


 


王俊凯这一周过得魂不守舍,茶不思饭不想夜也不能寐,心里时时刻刻都揣着那只小丘比特。


 


他想不明白,既然王源也喜欢他,好歹也上上演一下那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感人桥段再走啊,走得这么洒脱不符合星际恋爱的剧本啊。


 


这天,他身心疲惫地放学回家,凯妈端着一盘茄盒把他堵在了门口,努了努嘴道:“去吧儿子~给隔壁搬来的新邻居送过去尝尝。”


 


“哦。”他本来想问凯妈怎么突然想起在这幢商品楼里联络起邻里感情了,却心力交瘁到懒得开口,于是点点头应声,端过盘子转身出了门。


 


隔壁以前住的是一个男舞蹈演员,后来觉得作为一条汉子不能整天跳舞,而且他跳得不太好也挣不来几个钱,就改行去搬砖了,也搬去工地里住了。


 


王俊凯礼貌地敲了三声门。


 


过了十几秒,门吱呀一声从里面被打开了。接着,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探了出来,吸吸鼻子嗅了嗅,笑出了小兔牙:“阿姨刚刚说要煎茄盒给我吃,还真的说到做到了呀。”他毫不客气地接过盘子,喜滋滋地跑进了屋子里。


 


王俊凯石化在原地,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跟着走了进去。


 


“你不是说你不会回来么。”他双手插兜,拼命按捺住心底翻涌着的喜悦,表情冷漠地打算刨根问底。


 


“没有啊。”王源把盘子摆上吧台,转过身来看向他,歪着头满脸的无辜,“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你留的那张字条上明明写着‘我不会回来’!白纸黑字的你还想不认账?用不用我拿来给你看看?证据我可还留着呢!”


 


王俊凯孩子气地梗起了脖子。


 


——不仅留着,还塑封了,还锁进了抽屉里,生怕把他留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给弄丢了。


 


“啊……字条。”王源若有所思,“我本来想写的是‘我不会回来太晚的’,可是那支笔刚一写完‘我不会回来’就突然没墨了,我的小伙伴又催我赶紧跟着他们离开,我就没写完……”


 


“你……”王俊凯攥紧拳头,把牙齿咬得嘎嘎响,“就不能把第一句写得短一点么……”结果嘴里却吐出了一句超级怂的回应,一点责怪的语气都没有了。


 


“嘿嘿嘿。”王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耳后,“也对哦。”


 


王俊凯几步走上前去把小丘比特抱进了怀里,熟悉的舒服感让他心头的褶皱一瞬间就被抹平了。


 


“怎么又回来了?”他把下巴抵在王源的肩窝。


 


“我回去以后故意挂了全科,就被驱逐出了丘比特星球,国家安排我来地球以普通居民的身份流放一生。虽然听起来挺惨的,但是……”他仰起头来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国家给了我好大一笔流放费,我现在在地球可是个大款,你要不要考虑傍一下我?你可以随便花我的钱哦,别人我都不许的。”


 


王俊凯摇了摇头,抬手把王源的项链从领口里拉了出来。他摩挲着那个樱花色的心形项坠,勾起嘴角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在王源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别的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要你的小心心。”


 


 


-END-



还是没忍住看了小凯的秀 五味杂陈
想哭

挫败感排山倒海 我不能被打倒

希望全世界都喜欢小圆

浮生小记之山城情结

我总是有很多的无奈和难过。
我喜欢重庆 想余生都蹉跎在这座充满人情味的山城里
我喜欢夜晚的洪崖洞
喜欢热闹的洋人街
喜欢寂静的南滨路
也喜欢热情的沙坪坝
喜欢从一楼到九楼的轻轨
也喜欢总是在摇摆的长江索道
喜欢故事里的北城天街
也喜欢高耸入云充满神秘感的长江国际
太多了 说不清
但是我的喜欢夹杂着悲伤 因为我知道它们不属于我。
我知道三号轻轨不属于我
解放碑不属于我
嘉陵江不属于我
杨公桥沙坪坝也都不属于我
即使我考去重庆 在那里读书工作
我想我还是会有这种悲伤感
外乡人哪里会有归属感?
山城的人从小到大不知受了多少火锅 串串 小面 山城啤酒的熏陶 有些东西是骨子里的
人们称其为 文化
外乡人从进入重庆的那一刻就比不上了 再吃多少火锅喝多少啤酒都比不上……
我啊 真是爱死这种文化又恨死这种文化了